信息浏览

创业板之父成思危的股市箴言

浏览次数:1494   更新日期:2015-9-7 18:29:38

北京时间7月12日,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先生与世长辞,享年80岁。

成思危先生系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创业板之父,主要研究领域为化工系统工程、软科学及管理科学,近年来致力于探索及阐明虚拟经济的特点与发展规律,并积极研究和推动风险投资在中国的发展。由于他为中国新兴的风险投资业做出的奠基性贡献,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他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

在最近发表的文章中,成思危指出,“研究金融问题需有战略观,其中最重要的是确定战略目标,因为目标一错,满盘皆输,如果目标不对,后面的战略和策略贯彻实施得再好,最后也达不到预期效果,甚至会造成严重损失。”

在4月的智库研讨会上,成思危指出,智库要“实事求是,要多讲真话实话,少说空话套话,不说大话假话。如果智库来讲大话假话,那就非常得危险。”

同时,成思危对中国金融行业、对中国的股市也有其独到的见解。

2015年7月12日:


 

成思危:监管对内幕处罚力度不够 才会让投资者失去信心


 

股市观点:“股市上升的时候,投资者没赚什么钱,股市下跌的时候,首先赔的就是中小投资者。”在他看来,监管层对内幕交易等非法行为处罚力度不够,才会让投资者失去信心


 

他说,“不能过度依赖投资了,否则会像抽鸦片一样上瘾。”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能发现,他对中国经济还是有些担忧。恰好,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换挡期,增速放缓。而中国股市也随之起伏不定。


 

就在这些天,我们还在为股市焦头烂额时,我又想起了那次采访成思危时他说的,“股市上升的时候,投资者没赚什么钱,股市下跌的时候,首先赔的就是中小投资者。”在他看来,监管层对内幕交易等非法行为处罚力度不够,才会让投资者失去信心。


 

2014年7月29日:


 

成思危呼吁大力培养 金融衍生品市场


 

股市观点:成思危强调,在培育市场时也要防范风险,因为金融衍生品一方面是可以对冲风险、套期保值,适合于不同用户的偏好;但另一方面,也是一种投机的工具


 

成思危说,培育中国金融衍生品市场除了需要政府在政策上的支持外,还需要广大的投资者对其了解;如果投资者不了解,不进入到市场中,就无法培育。因此,在培育方面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向政府提出建议,要制定有关的支持政策;二是需要普及金融衍生品知识,让广大投资者有所了解,能够在自愿而且自担风险的原则下,去参与这个市场的活动,这是市场各方首先要做的。


 

2014年7月17日:

 

成思危畅谈中国经济“7时代”:股市须重振投资者信心


 

股市观点:他认为存在“光是新股上涨,而整个大盘没有动”的问题,而这也会影响投资者信心。但成思危也建议投资者心理上要摆脱上证指数的绑架,因为上证指数已不足以代表中国的股市


 

在成思危看来,中国股市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投资者的信心受挫。“股市上升的时候,中小投资者没赚什么钱,股市下跌的时候,首先赔的就是中小投资者,这种情况当然影响大家的信心。”


 

从我国股市总体来说,他认为存在“光是新股上涨,而整个大盘没有动”的问题,而这也会影响投资者信心。但成思危也建议投资者心理上要摆脱上证指数的绑架,因为上证指数已不足以代表中国的股市。上证指数是把在上交所[微博]上市的全部上市公司都作为成分股,不能代表股市的发展方向,因为蓝筹股上涨和垃圾股的上涨对上证指数的效果都是相同的。


 

2014年07月16日:


 

成思危专访手记:股市要赶走坏孩子


 

股市观点:股市要改革,必须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把‘坏孩子’(即上市融资的资产不良公司)赶出去


 

成思危已年逾古稀,依然对中国金融界有很多见解,而这一次他要谈谈中国的股市问题。 可以理解为何他在此时谈股市话题,因为自6月18日起A股IPO迎来了年内第二次重启,让股市又一次成为公众热点话题。而成担心IPO改革会回到和原来差不多的老路上去,并坦言“股市要改革,必须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把‘坏孩子’(即上市融资的资产不良公司)赶出去。”


 

但在他看来建立严格的退市制度并非重中之重,关键的还是要从源头上杜绝“坏孩子”入市,建立客观的上市公司评价体系。这虽然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可很少有学者从投资者利益角度出发谈公司评价。如果证监会[微博]能保证公司披露信息的真实、全面和及时,就能供投资者做数据分析,进行长线的价值投资。


 

2012年11月28日:


 

成思危:拯救股市靠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而非政府干预


 

股市观点:成思危认为,救市是对政府对市场进行干涉,这并不是值得鼓励的。而治理股市的关键是怎样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严格执行证券法,打击虚假信息,内部交易和恶意操作市场等不法行为


 

要有优质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是股市的基石。“我曾讲过,中国70%的上市公司质量还不够高,很多人反对这个看法。上市公司的绩效短期来看是看财务表现。如果收益率赶不上存款利率和贷款利率平均值,那为何还投资股市。从公司长远看公司治理,根据南开公司治理指数,60分以上的上市公司只占30%左右。所有没有好的上市公司,怎么可能有好的股市。


 

2011年9月16日:


 

成思危:预计A股未来10年依然走强


 

股市观点:目前股市还存在过度投机问题、监管制度缺陷等问题,但未来10年中国经济发展总体向好,因此预计股市未来10年依然走强


 

成思危日前表示,中国今年的经济形势是很麻烦的一年,既有国际又有国内复杂的经济形势影响,目前股市还存在过度投机问题、监管制度缺陷等问题,但未来10年中国经济发展总体向好,因此预计股市未来10年依然走强。


 

2010年11月13日:


 

成思危:明年A股应可逐步摆脱熊市进入牛市


 

股市观点:中国的资本市场20年经过三起三落,每次起都有两个峰,每次落都有两个谷,我们把它叫做快流慢流大熊小熊


 

“中国的资本市场20年经过三起三落,每次起都有两个峰,每次落都有两个谷,我们把它叫做快流慢流大熊小熊,现在正处在小熊的阶段。如果今年调整工作做得好,明年随着十二五计划的开局,应该可以逐步摆脱熊市进入牛市。”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审慎乐观地认为。


 

成思危表示,去年是最困难的一年,在面临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之下,中央在2008年10月启动了以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为支撑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取得了积极的效果。根据最近的研究,如果没有这个刺激计划,中国的经济可能要下滑到2.4%。


 

2010年10月28日:


 

成思危谈股论楼:能担风险的买股 保守的买房


 

股市观点:买股的风险比较大,选到牛股赚几倍,选到差的股票,可能还要亏钱,炒股要靠自己的价值判断。根据他的预测,楼市最多跌25%,但长远来看更保险。他的建议就是——偏好风险的去炒股,保守点的买房子


 

成思危说,股市已经走出熊市,估计接下来会有一波行情,但买股的风险比较大,选到牛股赚几倍,选到差的股票,可能还要亏钱,炒股要靠自己的价值判断。根据他的预测,楼市最多跌25%,但长远来看更保险。他的建议就是——偏好风险的去炒股,保守点的买房子。他还补充了一句,这些建议仅供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负啊。


 

2010年5月10日:


 

成思危:A股健康发展需要四个因素


 

股市观点:“A股市场要想健康发展必须具备四个因素:第一要有好的经济基本面;第二要有上市公司的质量;第三要有成熟的投资者,第四要有有效的监管,特别是股市的制度建设。”


 

“A股市场要想健康发展必须具备四个因素:第一要有好的经济基本面;第二要有上市公司的质量;第三要有成熟的投资者,第四要有有效的监管,特别是股市的制度建设。”成思危表示。


 

他认为近期的股市下跌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经济危机的影响仍然没有完全退去;二是中国投资者对政策敏感,近期国家出台房地产调控政策,使得投资者对房地产等板块不看好;第三是因为前期涨得太高了。


 

2008年5月4日:


 

成思危:我认为3000点时蓝筹股已经没有泡沫了


 

股市观点:我认为救市是一个伪命题,市场有自己的规律,政府可以利用政策手段来调节,我不反对这些做法。我们所谓的政策措施比如减印花税等措施可能短期有效,长期不会有很大效果。政府拿钱来买股票的做法,除非特别必要才采用,要通过法定的程序来做。

 

成思危:6000点是不正常的,没有大起就不会有大落,暴涨之后必有暴跌,这是客观规律。2006年4月14日股指上证指数超过了历史最高纪录2242点,之后一路飙升到6100点,增加了三倍,但是中国经济没有增长三倍,上市公司的绩效也没有增加三倍,这种暴涨没有基础。

 

虽然现在只有3000点,我还认为是慢牛市,因为一年之内股值已经升了1000点,当然是慢牛。国际一般的定义,长期偏离正常股市20%就是熊市,中国还没达到这个标准。

 

个人履历


 

1951年至1952年广州南方大学工人学院学习政治理论,后任广东省总工会组织部科员,广州珠江区“五反”指挥部民船业分队长。


 

1952年至1956年先华南工学院无机专业、后并入华东化工学院无机物专业学习。


 

1956年至1958年化工部沈阳化工(6.12, 0.00, 0.00%)研究院技术员。


 

1958年至1973年化工部华北设计研究分院、天津化工研究院技术员、专题组组长、研究室副主任。


 

1973年至1981年石化部石油化工科研院技术员、化工部科研总院(科技局)化工一处、无机化工处工程师。


 

1981年至1984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并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1984年至1988年化工部科技局工程师、总工程师。


 

1988年至1993年化工部科研总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


 

1993年至1994年化工部副总工程师兼科研总院总工程师。


 

1994年至1997年化学工业部副部长、民建中央主席(1996年12月)。


 

1997年至1998年民建中央主席。


 

1998年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2003年3月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2004年12月再次当选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


 

2010年6月再度当选全国台湾研究会第六届理事会会长。


 

第七届、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增选为常务委员。第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职业教育社第八届、九届理事长。国际金融论坛(IFF)主席、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院长。


 

主要著作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成思危论金融改革》《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成思危论风险投资》《美国金融危机:分析和启示》《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来源:新浪财经)

深圳市宝润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00134号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南路湖北宝丰大厦八楼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